相关文章

一剪刀下去女大学生哭了 就是这个杭州理发师捧回理发“奥运会”首金

“挑战不可能,小伙伴加油。”上周,吉正龙在他的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条新动态,配图是5个小姑娘正在攀岩,看上去吃力得很。

她们正在接受吉正龙的“魔鬼训练”,为了要参加10月份在举办的第44届世界奥林匹克技能大赛。

“这个比赛很多人不知道,其实相当于体育比赛里的奥运会,我们是美容美发项目。”吉正龙说,去年从全国范围内挑选了10名高手进入国家队,现在经过一轮淘汰赛只剩5名选手,还要再淘汰,最终定下一个人代表国家参赛。

2年前,第43届世技赛上,吉正龙带队拿到了金牌,这是亚洲国家65年以来拿到的首金。“压力有点大。”吉正龙说,从2月12日国家队集训开始,他陪吃陪住陪练,5名选手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,先跑2000米锻炼体能。

最近,杭州公布了首届“杭州工匠”50人名单,53岁的吉正龙是其中之一。

世技赛的参赛规定中要求选手年龄必须在22周岁以下,在吉正龙的国家队里年龄最小的只有16岁。

吉正龙出生在江苏扬州。厨刀、修脚刀、理发刀,扬州三把刀名声在外,在家务农的吉正龙的父母也希望儿子有出息,硬生生把他送到了杭州。

那时候,理发店是国营单位,托了各种关系,吉正龙走进了杭州女子理发培训班。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吃饭。“那个年代吃饭要凭粮票。”吉正龙说,父母把家里的稻谷卖了,换成江苏粮票,再想办法换成全国粮票,这才保证他能吃上饭。

每天早晨,他在锅炉房边上一间逼仄的值班室起来,给炉子加好煤、烧完水,开始扎马步练基本功。不过,即使如此,吉正龙的第一次“出师”还是失败了。

“我还记得那个浙江农业大学的女学生,本来想烫发的,结果我一剪刀下去,就把她的刘海剪没了。”吉正龙说,女学生对着镜子哭起来,他吓得逃回了值班室。最后,师父来收拾残局,女学生被修成了一个男仔头,眼泪汪汪地走了。

在培训班待了半年后,他去了海宁,之后又回到杭州,帮一家上万人的国营大厂的理发室,起死回生。工资也从十几元涨到了两三百元一个月。

赚大钱并不是吉正龙的最终目标。1985年,杭州延安路上的时美理发店招人,当时全国规模最大的理发店,进进出出的都是那时杭州最时髦的人。

吉正龙向往得不得了,“时美”开出的工资一个月42元,只是他在外面工资的十分之一。尽管如此,吉正龙还是义无反顾地加入了。事实证明,吉正龙的选择没错,1992年,亚洲发型化妆大赛,他拿了冠军。

1995年,吉正龙离开 “时美”。十年时间,从靠耳朵听声音辨别烫发牢度,到用火钳钳出“飞机头”;从往新娘头上喷“彩喷”,到习惯头发上出现除了黑色之外的颜色,吉正龙见证的是一个行业的发展。

2011年,他被聘为世技赛队专家组组长,精力上顾不过来,吉正龙干脆把店都关了,专心服务国家队。

说话间,吉正龙电话又响了。“是我丈母娘,问我晚上回不回去吃饭,再不回我老婆要有意见了。”吉正龙说,回不去的,晚上还要给她们补习英语,“到时候听不懂考官出题就出洋相了。”